返回列表 发帖

是真名师自风流——《学林散叶》夜读札记

本帖最后由 陈泽忠 于 2015-9-9 03:14 编辑

<P>                                                                                                         是真名师自风流
                                                                                                                                 ——《学林散叶》夜读札记</P>
<P>                                                                                                                                                                         孝南区教学研究室         管季超</P>
<P>盛巽昌、朱守芬编撰之《学林散叶》,远追临川王《世说新语》神韵,近得“纸帐铜瓶斋”遗风,记近现代学人处世治学之轶事趣闻,虽为吉光片羽,雪泥鸿爪,亦众妙纷呈,拈花成趣。灯下展卷,对书中有关前辈名家从教的行述尤感兴趣,随手摘录数则,并作小札。
●茅以升在唐山工业专门学校任教时,倡导由学生提问,老师回答,据提问题难易度打分,提出的问题使老师回答不出的就给满分。
▲季超按:学起于思,思源于疑。老师不仅要善于设问,还要善于启发学生自己提出问题。只有让学生自己提出问题,才能深层次地激活学生的思维。爱因斯坦说得好:“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因为解决问题也许仅是一个数学上或实验上的技能而已,而提出新的问题,新的可能性,从新的角度去看旧问题,却需要创造性的想象力,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
“满堂灌”固不好,“满堂问”也未必佳,何不试试让学生自己提问,久而久之,学生养成有颖处自寻解答,无疑处偏要“生疑”的良好思维品质,创造性的培养就在其中了。
茅先生此举表现了一种非凡的气度与睿智,难能可贵,独标高格。
●吴经熊教书喜照书上宣谈,学生反对这种教授法,吴就请他们公举一位认为教法好的教授来代课,自己坐在学生座中学习。他说:教育是他的终身事业,应该接受任何意见。
▲按:教师劳动的特点决定了这种职业确实需要良心——也就是一切为了学生的职业道德的自我约束。吴经熊之所以能放下“面子”,诚心实意去向比自己教法好的同事学习,实在是为敬业爱生的职业良心所驱使。
做生意赔了再赚回来,种庄稼误了这一季还有下一季,误了学生呢??
●潘天寿有次上画论课,在讲到五代山水画家董源时将钟陵(南昌)说成金陵(南京),当学生课后向他提出时,他翻书查对后说:“你提得对,我要画幅好画奖励你。”
▲按:潘先生学富才高,偶有小误,不含糊其词,更不试图掩盖,而是老老实实承认失误,大家风范,此之谓也。
精神教育需依赖健旺的精神,智慧教育要靠活泼的智慧,求识先要求实,世俗格套,越少越好。
看到此处,我有一种“吾闻之于夫子”的畅慨,若早生数十年,列为潘老门墙,岂不是美事一桩?
●厦门大学余骞教授爱民间戏曲,每星期必去厦门市区看戏。他上课借鉴戏曲表演艺术,用声调、眼神、手势等弥补语言的不足;听他课者以“深入浅出,雅俗共赏”八字为评语。
▲按:我一向主张教师既要精通所任学科,又要旁涉其他知识领域,转益多师,修练内功,形成“杂交优势”。教而有其术,最好是独特精妙的“术”。
我们当学生时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喜欢听那些讲得“带神”的老师的课,因为这样的老师不是传授干巴巴、冷冰冰的知识,而是对教材进行了情感的加温,古人云“如坐春风”,差可比拟。
●陈垣某次讲述《史记?刺客列传》在讲到荆轲刺秦王时,自己像是荆柯似的,在2尺见方的讲台上“逐秦王”,绕着讲台,转了两个圈子;在讲到荆柯被秦王砍断了腿,靠着铜柱向秦王扔出匕首时,他举手作势,也脱手扔掉了自己手中的粉笔。
●梁实秋回忆梁启超讲古诗,说讲到精彩处,梁启超“有时掩面,有时顿足,有时狂笑,有时太息”,“悲从中来,竟痛哭流涕而不能自已”;情绪转好了又“涕泗交流之中张口大笑了”,“每当讲过,先生大汗淋漓,状极愉快”。
▲按:读罢两则轶事,便觉风声满面,神往不已,是真名师自风流!陈梁二位简直把讲台化为舞台,将自己融入角色之中。对学生有深厚的爱,对教学内容有深刻的体验,出入角色之间,神采飞扬,这样的教学,怎么会不吸引学生,怎么会不在学生心中产生“移情”作用,刻下深深的印痕呢?
●洪业任燕京大学教务长时,为培养学生的历史感,每每第一课让学生以“我是谁?”为题做报告,考查自己的族谱、历史渊源及出生地背景。
▲按:第一课往往学生求知动机最强烈、认识兴趣最深厚,也是让学生了解学科学法特点、老师教法特点,建立师生情感的有利时机。抓住这个良机,精心选择教学内容,巧妙设计教学方法,肯定会产生神奇的“首因效应”,使学生深深地爱上这门学科,犹如乐曲奏出了优美的第一段乐句。
●陈垣教学很是勤勉,他给学生出题目后,自己也写一篇,发还试卷时,他把学生试卷择优张贴在走廊壁上,同时也贴出自己写的那篇,学生对照寻思,收获很大。
▲按:体育教练许多是由昔日的优秀运动员担任,因为这些宿将有驰骋赛场的真切体验,执掌帅印颇为相宜。
我们不妨自问:我有比赛的体验告诉学生吗?
●1927年,王力由梁启超、赵元任指导撰写毕业论文《中国文法》,由于时间不足,只写了两章。梁读后写了总批:“精思妙语,为斯学辟一新途径,以下各章当更可观,亟需快见。”“卓越千古,推倒一时”。但赵元任作眉批专找瑕疵,其中最严厉的一句批语:“未熟通某文,断不可言其无某文法,言‘有’易,言‘无’难”。王读后大受感动,后六字竟成其座右铭。
▲按:在教过我的老师中,印象最深、心存感激的是批评我最严厉和特别垂青我的几位恩师。在我踏入社会,经历过世风俗雨之后,特别怀念老师疾言厉色的训斥,藏在严厉外表之下的爱泉,涤去我身上的污垢;特别怀念老师和风满面的表扬,发自内心的赏识,是我前行的动力。
●陈岱孙有次讲经济学概论课,突然下起了大雨,因为房顶是铁皮作的,雨打铁皮把讲课声全淹没了,他就在黑板上写了顶天立地的四个大字:“下课赏雨”。
▲按:在课堂教学过程中,时常有些影响正常教学的偶发事件和突然情况,即“课堂意外”。怎样灵活地处置这些“意外”情况,可以窥见执教者的思维品质、知识功底。
最好的“课堂意外”处理,必然度外法中,别出心裁。
●30年代陈寅恪在清华国学研究院讲课,凡讲佛经文学,必用一块黄布包了那堂课所要用的参考书;而讲其他课程则用黑布包参考书。
▲按:在痴迷教业者心中,每一节课都是神圣的,竟至于有这样一种庄重的仪式感。
读陆耀东著《陈寅恪的最后20年》,叹服陈先生人品、学问堪称一流。
●徐志摩有次上课,带来了一只很大的烟台苹果,一边吃,一边讲。他对学生说:“中国东西并不都比外国差,烟台苹果就是好!”
▲按:中小学老师当然不必仿效其名士作派,但在遵守教学基本原则的前提下,体现出教学个性是十分可贵的。这种个性可以独特的方式表现出来,“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体现出执教者的教学思想、情感个性、道德品质和知识修养。我们谈论发展学生的个性比较多,对教师的教学艺术个性化较少提及,优质课、展示课活动中更难觅体现出强烈个性色彩的教师和课堂设计。
●梁启超晚年多种疾病并发,但还是坚持讲演、著述。他说:“战士死于沙场,学者死于讲台。”
▲按:“经师易得,人师难求。”教学的至高境界是变化气质,陶冶人格。梁氏悲壮之语,令人肃然起敬!人不必羡高位,而必求有高趣;不必求闻达,而必求旷达。人或以获一官半职为“成功”,我以近前辈风范之一二而自得。名师垂范于前,当追慕久之。</P>
<P>(作者系中华教育艺术研究会会员)
</P>

4. .4. .4.
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德诚·翰景园1号楼1单元1803室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226001 陈利军 电邮:clj1108@sina.com  电话:15370993513、13813604610 淘宝专卖店:http://ybsf.taobao.co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