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管季超饱览《槐荫风情》,硬是觉得“过瘾”!(之三)

本帖最后由 陈泽忠 于 2015-9-9 03:11 编辑

<font size="4"><font face="黑体" size="5">管季超饱览《槐荫风情》,硬是觉得“过瘾”!(之三)</font><br/>&nbsp;&nbsp;&nbsp; <br/>——书接上回:<br/>“过瘾”(之二)文未谈到网上交流妙处的粗浅体验。再扯几句,看网友们是否有同感:<br/>①天上飞着波音七,路上跑着宝马,人行道上有电麻木,麻木旁边是老管骑着破自行车到孝南区教研室去上班,一个拖板车“打兔子”的农民工把我的破自行车拱了一家伙。<br/>这——大概是当今中国的真实图景。<br/>美国的那位女老师正准备在太空中给全美学生上课,中国教育部部长正准备主持电视电话会议,马云又在网上完成了一笔数额巨大的电子商务交易,网友“飞来的承诺”坐在转椅上正与珠海的一位名师用QQ研讨校园文化建设,管季超正用通话效果不好的电话给孝南区各乡镇教研员打电话:“寄的小语作文研讨会通知嗯佬收到翘冇?冇?列个邮局的油!”<br/>这——大概是当今世界通信传输的生动写照。<br/>网络文化来得太迅猛,农耕时代和工业文明滋养至今的传统文化,如何与之“应对”、“衔接”和“包容”呢?我们是否能与时俱进?<br/>②“风情版”的魅力之一,在于借助网络文化开掘传统文化、传统道德、地域风习的精神富矿,让我们在庸常的生活状态中有一片“精神的绿地”,让我们在茫茫人海中求其友声。<br/>——我接着看,您有兴趣的话,费神瞄一瞄哈。谢谢!<br/>——《九月十五日网友徒步老澴河活动的相片》 金风上传<br/>●搭白:下mo通知我哈。莫忘记舀!<br/>——《下汉口》 08-01-09&nbsp; 紫檀原创<br/>●跟帖:汉口人的祖籍往上溯二、三代,大多也是“乡里人”。但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汉口人”骨子里有一种“瞧不起乡里人”的“集体无意识”。<br/>曾经有过一段时间,说“汉腔”的人似乎与改革开放之初说粤语的人一样,透着一股“未曾开口,先有一分底气”的味道。<br/>我的亲戚差不多全在武汉,小时候到姨妈家去,肯定是睡直不起腰来的阁楼。讲普通话不合适,说孝感话又“露怯”,只好少说话。<br/>如今,二哥在江大当教授,一口纯正的孝感话冇得哪个学生会觉得好笑,我也常常用孝感话和武汉的朋友们神侃,再“牛”的名家俺也不san他!<br/>跑到孝感来买房的“汉口人”据说不少,武汉的名店也纷纷在孝感设立连锁店。<br/>拜请紫檀先生再写一篇文章,谈谈孝感与武汉的关系,以普通百姓的身份,从时世变迁的角度,从悄然变化的生活细节……<br/>——《叫人不得不夸赞的版块与栏目》 08-01-02&nbsp; 老而永不朽主题帖<br/>●佩服:非常认同“老而永不朽”先生的评析。佩服先生对“论坛”各版特点的概括,晚生的印象也相仿佛。<br/>“老而永不朽”先生也是可师可友的神交网友。拜请您多发帖!<br/>喜欢您的文风!<br/>——《我的风情周年纪念》 07-09-020&nbsp; 蝗虫<br/>●感谢:感谢蝗虫这篇予人启发,令人感动的好帖!<br/>&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前二日未及看到。抱歉!!!<br/>——《称赞槐荫论坛风情版的文化气氛》 laoli<br/>●搭白:李老,我就是毛陈渡的人!(不过,我的出生地是祝站诸赵公社。)6岁时,全家“下访”,回毛陈祖籍。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分住在族中本家,一两年后才盖了三间红砖房。内墙未粉刷,瓦条是用竹杆绑草绳代替的,置不起大门,只好用土砖暂时堵上,走“后门”。母亲带着我在离老屋还有上十里的地方作公办教师。每个星期总有一个晚上打着赤脚(夏天)走夜路陪母亲回去看哥哥姐姐。<br/>“风情版”有文化品位,更有许多让人回想往事的主题帖。<br/>常看“风情版”的人,会更热爱生活,真诚地对待生活。<br/>——《登录“槐荫风情”有感》 laoli<br/>●有感跟帖:①仔细地看过您和小卜的对话,仿佛您二人聊天,我端着茶在恭听。<br/>②不情之请:从1997年8月起,季超迷上了(或“被迫”。因领导未践诺安排在下作初中语文教研员)儿童美术启蒙教育,自此狂热地搜录此类资料,花去许多时间、许多钱(曾自费数千元考察北京、长沙、广州之地的少年宫)。顶着个“美术教研员”的角色,总不敢长期当外行啊。<br/>我先后收集到台湾、日本、香港的小学美术课本(见“学苑”版《目录》),美国有此类教科书吗?能否请您帮我买几套?我手中有刘沛博士提供的美国的《艺术课程国家标准》(中、英文),推想美国应有许多种供学校选用的美术教科书。<br/>要是太麻烦就作罢!<br/>如能代购,书款定当兑换美金奉上。<br/>先谢了!<br/>——《“诗意”建议网友用孝感方言发帖》 07-08-30&nbsp; <br/>●季超响应:①我邹照嗯佬的要求试哈伙,前几时有网友试舀的,读起来是蛮虽人。把我的裤眼儿带都笑断了。(是《孝感晚报》的年轻编辑哥哥们转载的那篇《看牙医》,好se人啦!)<br/>②那我也跟嗯佬提个建议:嗯佬能不能用东北那嘎哒的话跟我着说点儿嘛事儿?嗯佬“长年生活在东北”,东北话肯定似学地吧呵,刚岗的。<br/>③预祝“灌篮高手”立根生活、写出有思想性、有艺术性、有无可替代价值的《变化中的乡村系列》。<br/>老管渴欲拜观!<br/>陡岗是建筑之乡,这种变化应是悄然进行又是十分深刻的。<br/>——《插秧方式的流变》 <br/>●季超跟帖:做伢的时伙也载舀哈秧的,细皮嫩肉,母亲又娇惯么儿,栽不人嘎里伢啊赢。栽舀差不夺一个热天倒,只赚了一个半头裤子的前。冇得法,只好王倒弃读书,混倒一个教书的事呵翘。(“诗意”哥,看样子不行啦!好些字写不倒)<br/>——《两个热爱“风情”的网友的对话》 07-06-16&nbsp; 盈盈一水间<br/>●报告:①非常认真地看过此帖,很受启发!<br/>②文化人爱惜自己的文字(其实也就是自己的思想),如同鸟儿爱惜羽毛。非常认同对话中“B”的观点!到“风情”园来的人,大家都要小心呵护这里的文化氛围。<br/>积年之功,建此绿州,不易呀!<br/>谢谢大家!<br/>③我一直习惯买书看书、用笔写字,几乎不上网看东西。<br/>元月5日以后才看《风情版》,一看就不得了!爱上了!<br/>元月10号一天上不了网,今天早上5点就跑到网吧来看。我并未注意“风情”人气是否“旺”,看重的是发帖者中有可师可友可神交的我敬服的网友。<br/>④我是初逛(尚未注册)“风情园”的新游客,先学习一下老网友再认真地写点东西传上来。<br/>光“吃白食”,我也不好意思。<br/>——《毛陈新八景》 07-03-26&nbsp; 杨柳风<br/>●兄弟搭白:提供管用和先生诗作的夏爱华先生也是有过交往的文友。<br/>夏先生主编的《龙店区志》是我见过的最有品位的乡镇级史志。<br/>先后得到两本,一本被作历史学教授的胞兄拿去了,另一本送给了武汉《书法报》主任编辑张和平先生了。<br/>张先生前年清明节那一天专程驱车来孝感采访我,我请了孝南区总工会李耀华副主席和市书协陆舍无兄作陪。(舍无兄书法的妙处专文再写!)<br/>得知张先生关注汤文选先生的生平事迹,将此书作为雅礼赠之。<br/>“盛世修志”。<br/>“槐荫风情”栏许多好的主题帖应该是可收入将来的《孝感市志》新版的,至少可收入“附录”中。<br/>——银萧先生《童年》 07-11-08 <br/>●季超读而有感:①我比作者可能大一二岁,读此文有共鸣。<br/>②生活的艰辛磨难或许是一种财富(这句话在已“成功者”或“过来人”说来,是蛮有哲理,蛮轻飘的,对于身处其中的人来说,或许一道坡过不去,人生道路就改变了!)。<br/>在我家兄妹四人中,因我行四,受的苦最少,也是最娇气,最任性,最无出息的一个。反倒是人到中年,经受的事情更多些,也愈来愈变得坚韧起来。<br/>我希望自己“站直了,别叭下!”<br/>什么苦,我都乐意承受!<br/>来吧!<br/>——《想念“这种虫”老师》 fzh333<br/>●跟帖:80年代中期, 我有一二年狂热地迷上了语言学研究,购藏的语言学大学教科书都有近十种。<br/>但我是“野路子”,起于兴趣,止于兴趣。<br/>近来正在读一本轻松些的涉及语言学领域的书《汉语是这样美丽的》,卡西莫多有售。<br/>谈到卡西莫多,不能不说说顺华潘先生。最好由孝感学院中文系老师来写。我等着看。我的主题帖《我的读书生活》中提及潘老。<br/>前些时,在卡西,与孝感学院文学院副院长余志平博士闲聊,得知文学院办过读书主题的学术沙龙,神往、羡慕。<br/>再有活动,余博能通知一声吗?<br/>旁听。<br/>——蝗虫《大哥的日记》 07-10-08 <br/>●跟帖:我的大哥是50年出生的,比我大很多!<br/>大哥在乡下读书,读到初中就“下放”了。<br/>大哥身体单薄,不能挑“双担”,但人良善谦和,乡亲们还是很照顾他。<br/>78年,大哥考上了公办教师,而教研组长,而校长,而小学数学学科带头人,而退休,而作了祖父、外公,而此时或许正在电脑前看到此帖。<br/>而翻箱倒柜正准备为“风情”写稿……<br/>大哥在“老书院中学”(当时是小学)也念过书,大哥同学的女儿后来是我的学生。叫孟敏,现工作于红人集团,从事服装设计。<br/>大哥读初中时,和一群同学徒步到过韶山毛主席家乡(手捧红宝书合影照前几年还见过)。<br/>大哥:能将你的“朝圣”日记上传吗?<br/>我没有当过“知情”,但喜欢看一切与“知青”生活有关的历史与小说。<br/>——《孝感各地您“怎么说”?》 07-04-24&nbsp; 余少平<br/>●搭白:如用汉字记录孝感方言只有孝感人才能“读”出;用汉语拼音,有时也传不了“神”;用国际音标吧,我又过不了关。<br/>最好请余先生用“录音”方式,编一本《孝感方言语音辞典》。<br/>——银萧书生《我加入了红小兵》 07-07-13<br/>●触发回忆:我与“书生”年相仿佛,是既加入过“少先队”,戴过红领巾;也戴过“红小兵”塑料袖章的。<br/>我想,“历史”不应忽略平凡人的生活细节的记忆。<br/>读高中起,我就怀疑过“历史”只靠农民起义历史支撑起来,近年看了《万历十五年》等书,比较偏爱有“细节”的历史著作,例如江西版陶博吾先生题写书名的《东方闲情》。<br/>《张居正》太厚了,不敢看!亏作者写的哟!<br/>▲鸣谢:感谢杨柳风代我上传此帖!<br/>细读过各位网友的跟帖!(跟帖之跟帖)相期再会!下回“风情”网友聚会,莫忘记舀通知我哈!<br/>▲预告:下期文题:《管季超饱览“风情”,还是觉得笤过瘾!》</font>

ガ. .ガ. .ガ.
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德诚·翰景园1号楼1单元1803室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226001 陈利军 电邮:clj1108@sina.com  电话:15370993513、13813604610 淘宝专卖店:http://ybsf.taobao.co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