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发一篇文字《昙华寺漫笔(二)》,请大家批批

本帖最后由 陈泽忠 于 2015-9-8 19:27 编辑

继前面写的《昙华寺漫笔》一文后,近日又写了一段,就姑且叫《昙华寺漫笔(二)》吧,只为遣怀而已,请兄弟们提提意见。
昙华寺漫笔(二)

    走进昙华寺,在这座占地宽广且略显陈旧的寺院里,确实有一种十足的清静。它的清静不同于庙堂庭宇的肃穆凛然,也不同于山谷溪涧的幽深空旷,而是一种独特的静谧,无以表状也无以言传,然而只要置身其间,就能从每一个院墙的角落、一木一石之中感觉得到。天空被镶嵌在灰褐色的庭院屋瓦之间,宛如一泓清潭,湛蓝得幽深、悠远;阳光普照,温暖如斯;绿荫翳然,郁葱之极。周围是铺天盖地的商业文明世界,热闹纷纭但浮躁喧嚣,缺乏使我瞩目并动容的吸引力。昙华寺中却清静得很,空气在这里都如同凝固了一般,时间也在这里不由得放慢了脚步。整个寺院就这样卓然安祥地坐落在昆明东郊,如同老僧坐禅入定,任外界的喧嚣、凌乱、庸碌如何侵袭,兀自岿然不动。这样的环境,估计大多数游人并不太喜欢,所以造访光临的也就不多,却愈加显得不俗。当然,昙华寺里绝非万籁俱寂,突出其清静的反而是不绝于耳畔的大自然的种种声音:树梢婆娑,秋叶曼舞;水痕粼粼,泛起波光;竹影摇曳,花木欣欣;鸟雀啁啁,蜂群嗡嗡;蛐蛐在竹丛里低吟,蛱蝶在花木间蹁跹,松鼠和麻雀上蹿下跳,摇落松球、枯叶;轻风拂过寺院,吹动庙檐下的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在苍郁古木、数道叠墙,浅庭小院之间,一切均有着自然的痕迹,交汇着自然的声音,它们构成了昙华寺的生命脉络。这座经历了四百余年风霜侵染的古寺,如同一册纸张泛黄的古帖,它的生命脉络就在于“静”,这也是它的独有之处。
    我喜欢这种清静的氛围气息。
    大约是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有一块遥远的故土。它不止于某一片特定的土地,也不一定就是家乡,而是一种能使人感觉到亲切并且产生遐想的心情,这往往是一种自我情结。自搬家到这里后,几个月来,昙华寺俨然成为我的一片故土。我喜欢在月朗星稀的夜晚,一个人静静走到寺旁,看着明月流西、人迹渐少,直到霓虹灯火渐渐淡弱,只有金汁河里的河水在月色下泛起点点银光;我也喜欢在黎明拂晓之时,看着晨风拂过寺外几株高大的枫香树,卷舞了散落在台阶前的黄叶,发出阵阵林涛的喧响,城市也在渐显渐亮的晨曦中活跃起来,一切由宁静复归喧哗。令我难忘的还有寺里那些苍凉的背影,那是一株株苍迈矍铄的梧桐。这些颇有些岁月的梧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挺立在昙华寺里,估计只有它们真正见证了年代的更迭流逝,见证了这座数百年的古寺的变迁,见证了岁月的一去不复返。从明代的读书草堂到滇南名医兰茂的悬壶济世,从诗僧映空与朱德的诗词唱咏到建国后的长期浩劫、环境污染,再到今天的沧桑变化。多少次冷峭袭人的寒气中,我透过院墙看到它们孑孓地挺立在寺里,似乎昭示一种肃然的沧桑感,以沉默的方式表达着岁月的陈诉,这种陈诉直接且动人,虽无言却胜过千言万语,使我触目而且惊心。在很多闲暇时候,我常常一个人走在清静幽然却充满生命味道的昙华寺中,在那些梧桐筛落下来的斑驳光影下端详许久,逐渐想到一些世事,思绪也便慢慢活跃起来
    近十年来,我在漫长的奔波漂泊过程中,所产生的彷徨和巨大恐慌,惟有自己才能明了其中酸楚。只是在半年前偶然遇到这座古寺后,在与它相邻而居的过程中,在逐渐参悟到它宁静沉默、从容不迫、庄重自敬、收敛沉潜的生命状态后,心头便漾起一脉矜怜之情和深深敬意,也才慢慢获得这么一种启示:任何一种生命都没有必要为名缰利锁所羁绊,为物质欲望所缠绕,而应该活出自己的趣味,这样才能彰显出自己生命个体的意义。时下的人们都在折腾,你呢?没必要趋逐时风吧?你看昙华寺,它无语、沉默、静寂,却以自己的方式存在。那么你呢,生活目标无非就是工作、学艺、认真地生活。作为一个生命个体,工作能让你找到在社会里的成就感;作为自己的精神追求,学艺能让你获得充实感;认真地生活则是每一位不甘沉沦的人应具备的基本品质,其主要准则是虔诚、干净、执著、朴实、明亮、具有爱心。没有必要把个人的艰辛磨难放大,不要觉得你的人生只有噩梦和迷梦,只有凄风苦雨。学会心灵的奋发和超脱,学会“诗意的栖居”。尽管命途多舛,但一切逆境都只是过眼云烟,反而能使你挫而愈坚,在人生旅程中得到更多的精神体验。身处社会底层,自己就仿佛荒野中无人关注但倔强生存的草芥,与富贵艳俗的牡丹芍药拉开了距离,但只要不荒芜自己的心灵,那么自己的灵魂离大地也就更近。可以说,世间万象,人生百味,有人生活清苦但安贫乐道,也有人富可敌国却依旧利欲熏心,这当然谈不上孰对孰错,只是心态不同所致。

   通过这些思悟,身心便轻松开来,唯觉块垒顿消。那些在似水流年的消逝中已经被尘封许久的蹉跎岁月,包括儿时的欢笑泪水、年少时的豪气多情,在与昙华寺的对话中便逐渐清晰起来,也就愈加知道努力方向,不至于迷失自己。
    如今,在这偏僻、杂芜、凌乱的沐东村,因为寄居在这座百年古寺畔,我并不觉得孤寂。虽有“夕阳荒郊古寺”的凄然,但却不同于因为“听雨僧庐下”而叹息离合悲欢的嘘吁。昙华寺的昭示,使我在漂泊和边缘化的生活中,行囊中总有一点值得回味的味道,它时时弥漫开来,浸润我的周围,温暖和抚慰我难以隐却的乡愁,让我在这座都市中找到一丝心灵寄托。这样,昙华寺或许只是一个词汇,它穿透我的胸襟,从迷茫昏暗到今天的安静理性,见证了我的心灵状态。
         

    2010年元月中旬清晨记于游朴窠。

@. .@. .@.
感谢党,感谢天朝,感谢领导,感谢老天爷,给我学习书法的机会!

本帖最后由 陈泽忠 于 2015-9-8 19:27 编辑



ふ. .ふ. .ふ.

TOP

本帖最后由 陈泽忠 于 2015-9-8 19:27 编辑

习字就需要这种状态。

. .. ..

TOP

本帖最后由 陈泽忠 于 2015-9-8 19:27 编辑

[/quote]
谢谢先生支持

ㄒ. .ㄒ. .ㄒ.
感谢党,感谢天朝,感谢领导,感谢老天爷,给我学习书法的机会!

TOP

本帖最后由 陈泽忠 于 2015-9-8 19:27 编辑

习字就需要这种状态。
感谢旗哥,很喜欢你的文章,清雅别致,趣味盎然。

ヽ. .ヽ. .ヽ.
感谢党,感谢天朝,感谢领导,感谢老天爷,给我学习书法的机会!

TOP

本帖最后由 陈泽忠 于 2015-9-8 19:27 编辑

心中留得清静在,的确不会孤寂。愿与润泉兄弟共勉!

). .). .).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