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张洪异如是说(硬笔散论集结)

本帖最后由 周嗯来 于 2012-2-12 20:24 编辑

作品可到中书网(“张红一在此”“周嗯来”)、钢笔论坛(张洪异)看。下面是些发过的言论。

本帖最后由 周嗯来 于 2016-6-6 15:48 编辑

孩子学会走路并不是从正步走开始的。不是说学会正步走就可以飞檐走壁跨栏跳高,更不能就保证就能舞姿曼妙。当然正步也有自己独特的价值。||书法的练习在于觉醒,心的觉醒带动笔画的觉醒,自己练时会有一种自己当家做主的感觉,可以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笔随心动,而临摹时大多无法体会,用临摹的东西来表现自己的内心情感等等,是极难的事。这些话时对有想创新想法的人说的。|| 我字的历程和坛上很多人不一样,我不是从正楷开始的,小学生时自己一笔一划就那么写出来的。平时看帖不临帖,写字只想如何极尽变化。||此是错觉!硬笔不是毛笔,国人写字大多从粗楷入手,小学生一笔一划开始,普遍不临帖,并不是从精楷入手。曾问长辈,都说硬笔没有临帖的,我们小时更不知帖是啥。||有时候想,西方人懂绘画吗?不懂,要懂,梵高就不成梵高了,等等。中国人懂国画吗?不懂,要懂,黄宾虹的画早被接受了。难道艺术上懂的人永远是少数吗?我禁不住要这样问!!|| 我字追求变形,起始是心理动因,也有美学依据,意象要多一点,丰富一些,尽量不重复,现在真可能是年龄大了,人的环境境况也好多了,变化这方面也差多了。“人各有体”“怒不同人”等等话是那样深深影响着我,或者我只听进去了这些话,使我对临摹的事几乎毫无兴趣,而对合乎心理的“标新立异”癖好成瘾。我欣赏古今书法,但到自己写时,就想着如何和别人不一样。我以前练字时毫无压力,因为以前从没想过发表,这是练字的最佳状态,这和有练字压力的朋友不一样。练江湖体的好像还有一定的数量,我也属于其中,因为有点不一样,就管自己的叫“意象派”。不是从毛笔正楷中学硬笔的,是小时一笔一划练字的。好像成了幸运,不然不会走到今天这步。||乱写乱画真的很重要,它可以练习及时抓住人的思维和情感,普通人写字都有这个过程,有意或无意,长期练习,造就风格。而习惯练楷书临摹古帖的,没有这个历练。很多都是放弃了自我,放弃了从心出发,这样就不能及时反映出自己的内在,严重者不知如何表达自己。乱写乱画时,是忘我的忘笔的,笔随思维心情走,没有任何附加的考虑,没有哪种意识到笔如何如何走、如何如何勾勒的状态,发掘内心,发现自我,软就软写,硬就硬写,象热恋。乱写乱画应多方试探自己,依据自己的内心首先要拓展自己的思维和想像,否则内心的东西不容易出来。不一定要取怪,如果内心实在没有就不追求,就写自己认为美的笔画,或乱画刚劲,或乱画妖娆。人的内心十分丰富,远超于硬坛上常见的线条笔画。毛笔书法发展的历史也是人发掘美丰富美的过程,古人因为陈腐的观念限制,摒弃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当代人不该这么做。我的作品因完全依据内心,无论是我称为书法的,还是声明是寻常字的那种,都和别人不一样,这是我认为自己发掘了内心丰富的思维和情感的结果。 古人写字,边写边呼“胆胆胆”!可见书法时要有胆有气,“颠张狂素”等等,无非都有一个发挥胆识的问题。练时有胆,书时有胆!有时纸是战场,要不要发挥我军敢打敢拼勇猛作战的精神?未尝不可!!有时纸是女人,要不要发挥谈恋爱的精神,绝对可以!!不要怕一时的不和谐,那样做带来将来高层次的和谐。因为乱写乱画练习了平衡、奇笔、奇构和控制,再有意为书好好写时,自然会去掉不和谐,保留特点,柔化笔画,由尖锐变柔韧,自然和谐起来,就成了作品!!|| 某些不是走临古路子练江湖体的,比如有性格平静柔弱的人,通过练江湖体后,可以知道如何用某些笔画掩示自己的弱点,把缺点变成特点,这是指成熟后,之前的一番历练还是很重要的。|| 记得好早以前看过报上登的,说中国书协办的一个高水平培训班,其中有一项是要学员模仿临终前的心情来写字,各种表现都有,有的很平静,多的是剑拔弩张上天入地。有关这方面,我在其他网站上也谈了不少,一幅字有一幅字的心情,比如写岳飞满江红,写文天祥的就义诗等等,气壮山河,山河破碎,我们还是老老实实一笔一划吗?我们总要对诗的内容有所触动吧!比如写爱情内容,总不能还是紧笔紧画方方正正吧,爱恋呢?情感呢?这些字里要表达出来,不然女人凭本能感觉你还没有动心!江湖体不依帖,练习成熟,心手相随,自然而然就流露出来!!投入一点心力时可写平淡书,再多些可写潇洒书,再多些可写拦月捉鳖书或极奔放的书法,平衡已经学到手,什么样的心理支撑什么样的笔画,怎么写都行!!||过去我是极不赞成临帖的,后来上网改变了我的看法,一些人通过临古,把字写得很好看很美观,对于占国人大多数的江湖体而言,这是一条新路。我赞成书坛分这两条路走,喜欢临的继续临,喜欢师法自己的就写江湖体,有的两条都在走,互相试探融合,这真是上善!此帖是专门对于写江湖体的朋友而言,绝不排斥临古,也不鼓动所有的人都写江湖体,要各人依据自己的情况来定!!|| 书和画有区别吗?用笔上区别不大,国画常言书画同源、要画好首先要书法好,西方的绘画人要写出中国字很容易,只要想通了,拿字当画,照葫芦画瓢就是,但那是画字,他不会变化,不会“书写”。但是我们大家都会“写”。我们知道笔顺连画变化顺势等等,有一些江湖字写不好的人可以从这里下点功夫。在练时要着重“画”,你写不好,但是说不定你能画好,从头到尾画字,试试看,原来觉得笔难控制的,结构不好掌握的,画的时候会变好多了。很多江湖体写时不开动脑筋,他依习惯来,笔势难以控制,现在要你画字,不是写,去掉写的意识,多画画,自己满意后再逐渐加上“写”的意识,再加上“写”的起承转换顺势等等。由“画”变“写”的方法,不是练江湖体的正规练法,它是一种速成法,对于纠正恶劣的字是有效的,对于想完美又不知如何去完美的江湖体有点帮助,对于临帖也有点意义。|| 有趣的现象,毛笔书法界为保留自己的特点煞费苦心,而硬笔界则相反。毛笔书法界的个人风格演进是常见的,而硬笔界很少看到。毛笔书法为确立新风格,多方探试放开手写是常事,那个说宁丑宁拙的傅山,自己在探索时都成了草上飞了,徐渭更邪乎。临帖的,试下放开手写看看,自己的性格内心和帖子相差多远。||为什么临帖的兴趣都集中在篆隶王羲之颜柳欧赵,很少见人临苏东坡徐渭蒲华?!||无论是临帖的和江湖体的,都有一个乱写乱画的探索过程,练心手相应,练风格。江湖体除了乱写乱画,还要写趣味,有意取异位,天真烂漫、“纵横歪倒”!将心融入笔画是一个过程,无论是渐进还是江湖体的随心,渐渐改变笔画,渐渐心手相应。硬笔乱画与毛笔不同,硬笔的可变活动范围要大一点,自己可以检验,有些硬笔的笔画如果换成毛笔,自然就变成了做作,所以硬笔取险与毛笔取险不同。江湖体要想出异彩,恐怕得大胆些。毛笔书法界感叹毛笔书法创新太难,因为各种形状似都已经被发明出来,但硬笔书法远未饱和。||乱写乱画的第二个阶段,这只是理论上的划分。第一阶段着重冲动写,拓展并抓住灵感。现在不再冲动,是一种在安静放松无聊或失落状态下的写和画,把心火去掉,笔不跳跃,实在而不死按,贴纸写的玩画的玩,可有意为凝滞之笔,慢点,因为心静,不要快,美工笔特见效果。第一阶段形成了一些固定的写法习惯了,现在慢慢按套路来。个中高手也可用慢笔画灵感。这对控制笔很重要,放松而并不是不用心。看上去,这第一第二阶段有点倒着来了。||字可以有画意,虽然造字从画来,但字不是画,作品中不能画出字,一般情况下,硬笔做不到,也不该那么做,个别情况下,毛笔可以做到,但不入流,比如把虎画成虎,龙搞成龙,毛笔书法界对此有共识,一般行草都回避那么做,篆书可以做到,个别特殊字按画处理,可以视为装饰。我写字按心情,心情依内容,每个字可以有意无意变形,但变形不是把它简单地变成画,也做不到,所以说内容的画面感把握起来有点似是而非,每个字都可以有画面感,但它和内容不一定对得上。“山歌都从心里出,哪有船承水载来”!!心是丰富的,出于心的东西,和临摹照搬照套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坛上的高手缺的不是技法,而是欠挖掘内心的东西。我的作品或能带来启发,开阔一下思路,线条的重新组合有赖于自己,要在心上作文章!!我的字起码有个好处在于,我立了一个参照系,给大家看看,字还可以这么写,出于自我的字是个什么样,别人说的“丑”字在硬笔里是个什么样!意象书法是个什么样,“反面”教材是什么样!||他们临帖的人有明显的固定的套路。因我追求变化和心境,没有明显的固定的写法,但有个基本的大概。我不喜欢套路,如果我的字不能随时跟上心境和我要的效果,那就是失败的。现在差多了,以前写疯掉的时候,很少有一样的字。||想跟大家说的一点是,硬书里“功力”的概念是荒谬的,以前在其他网站上也说过。硬笔书法里只能说“功夫”,硬坛谎言中的“功力”和毛笔书法的“功力”根本是两回事,可以说根本不存在。稍有毛笔书法功夫的人应该清楚这一点。硬笔即便是写上一辈子也不会出现“功力”。硬书中不是说死按笔尖就是功力深,轻捷的书写就是功力浅,错误的观念害了很多年轻人,他们不敢大胆地行笔,深怕别人说他没有功夫。以前网上有人练笔画,一毫米一毫米的推进,初习时可以这样做,虽然不是好方法,为了定形也不是不可以,但于成长发展不利。||教条主义害死人,照搬照套害死人,只是轮到书法,不会死人而已!!|| 我希望还没到中年的年轻的人,要给自己的内心和性情开辟一条道路!!!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长青!!||整个硬笔界从理论到实践,错误太多,积弊难返,如同深陷泥潭,不能自拔。大家在我这可以看到出于本心的自然的书写!!我拿起笔写字就兴奋,从不战战兢兢,缩手缩脚,书写快捷,抒发宣泄,很有快感,大家也是这样吗?!||硬笔方面我好像也没有见过谁象我这样写字,象我这样变化。||书法的意象妙在似与不似、象与不象之间,今天看是这样想,过几天看可能又会有别的想法。||我在写的时候没有一个总的构思,多注意刚柔相济,好异尚奇!!||书法史是一部突破原来的审美经验和审美范畴,开发新的审美范畴的历史,现代书法也是这样,只不过现代人开放胆大,出现很多新的东西。发展了,然后历史来筛选。||
我不确定书谱这话是不是适合硬笔书,理论在行进中是先导也是总结,我写时没有考虑险绝平正,只是内心需要,险了,再救一下,我看明清的那些大贤们好像也是这样。硬笔不同于毛笔,硬笔有自己的空间,能折腾到什么程度,连我自己也不清楚,但我的确正在写前人没有写过的东西。在我看来险绝平正实应出于内心,我很久以前的有几幅习作,现在看来,明知很差,但自己却舍不得扔,那种险境,我现在再也不可能写出了。寓险绝于平正是很难的,在我这种风格中更难,我对自己有诸多的要求,哪怕一点勉强,决不拿出,今后我可能继续朝两个方向发展,一是继续险绝,二是平正中的险绝。||此是对汉字变形的写法,实出于内心。有变形才有了汉字的发展,毛笔走了50步,我用硬笔走了百步,对比不恰,但我的确变得挺厉害的。看上去是象乱写,但也有种种要求,单从练得角度说,写这种字也算极难,因为不要求别人也写成这样,所以从不说这话。汉字的变形构成了种种意象,象这象那但又不似,毛笔已有先例,我正在用硬笔试试。||硬笔,要成为那啥 心电图的指针,成为自己灵肉的一部分,而不是异物,当你时时意识到它的存在,你就不是在抒发,而是在制作。||只有到了随意变化的阶段后,你才可以看清哪些字是自然的,哪些是貌似自然的。那些是貌似自然的,是一种制作占主导意识的作品,与心灵无关。还不能随意变化的时候去看那些字,觉得好得很,很有样子,再过个多少年你去回头看看,可能会觉得看似满眼流动的线条,实则木讷机械僵化呆板支离破碎气息全无。||

TOP

本帖最后由 周嗯来 于 2014-7-6 14:31 编辑

这是信仰最虔诚的书法教派论坛,他们不为书法本身,而是为了信仰书史中的某一位而来,他信仰他的字,临摹赞颂,遵守字规,就像赞扬神佛,只不过用笔!他们信仰时忘了自己,不敢逾矩,因为自己是卑微的,在一个缺乏信仰的年代,他们“义无反顾”地当了某位先贤的书奴,谦卑地跪着,并且停止了成长!

TOP

TOP

TOP

书协的人们恐怕完全认识不到,他们正在努力培养自己的掘墓人,这些掘墓人并不完全来自写毛笔练作品想得“兰亭奖”的年青的一群,更大的威胁是来自所谓硬笔书法界,他们用错误的理念和实践,引导造就了一大批只会写“标准”硬笔字的年青人,并且将流毒渗透到中小学中,训练孩子们用钢笔临摹所谓的标准字体,培养他们片面的书法审美意识,在他们眼中,只有溜光水滑和方严端正的“标准”书法是美的,而视其它的多样性为丑恶。书协的人们被眼前的风光和形势所迷惑,完全意识不到他们的掘墓人正在成长。未来新生代的书法可能将以标准性为主流,到时,他们连书法史上的一些大家都看不惯,更不要说诸如林散之、沈鹏、沃兴华等等的现当代书法家了!我危言耸听了,大家不相信哈,各自回去调查!

TOP

书协的人们恐怕完全认识不到,他们正在努力培养自己的掘墓人,这些掘墓人并不完全来自写毛笔练作品想得“兰 ...
周嗯来 发表于 2012-2-14 22:03


发人深省

TOP

不是说不能临摹,它可以作为成长的一个环节,但临摹不是目的,人要成长!更重要的是审美领域要拓宽,风格要多样化,艺术要表达自己!

TOP

写江湖体的应该好好看看这帖,全国范围内,不会有第二个人跟你谈江湖体的练法。很多人写江湖时随性任性,觉得老是提不高。快写性,慢写心,性心结合,才能提高出彩。为什么临摹的觉得细腻,那是因为用心临摹,为什么又觉得生硬,那是因为没有用性,没有通篇的精气神。用性用心,江湖体才能入佳境。

TOP

回复 5# 李宏明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