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骨丰肉润、入妙通灵——程宝源先生的书法艺术

20080211162300[1].jpg
2015-8-5 16:08

骨丰肉润  入妙通灵

―――――程宝源先生的书法艺术

    齐开义

      唐代人窦冀有一首赞美怀素和尚狂草的诗篇:“粉壁长廊数十间,兴来小豁胸中气。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虽仅廖廖二十余字,便把怀素激情四射,振臂挥毫而满壁纵横的情景刻划的淋漓尽致。由怀素书壁,让我想到第一次见程宝源先生的书法,也是在“粉壁长廊”之间。

      大约一九九零年前后,在济宁市古老的铁塔寺外面簇新的粉壁墙上,一幅幅精美的书法作品赫然入目,清新典雅,潇洒飘逸,内容既有古代经典的唐诗宋词,更多的是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标语口号。这些标语口号经过书法美的形式,就迅速使“蓬荜生辉”了,不时有人驻足观看,并啧啧赞美。在这里,政治宣传经过一番“美的创造”,便成了“润物细无声”的春雨而滋润人们心田了,这是书法家辛苦的劳动,让一条普通的街巷增添了靓丽的风景。这些书法作品署名大廔,后来知道,这便是程宝源先生。

      人们常说“字如其人“,虽然如今的程先生已古稀,但俊逸的外表,儒雅的气质,仍可想见当年惆怅的风姿。而如今他的书法,用王僧虔《笔意赞》的说法则是“骨丰肉润 ,入妙通灵”。

      从少年到现在,程先生习字的时间已超过半个多世纪了。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不管外部的环境如何风云变幻,程先生总是克服困难学习研究传统的书法艺术,并把它结合进自己的工作。给学生授课时,让学生看到老师有一手漂亮的板书而眼前一亮,从而引发他们学习的积极性;还有像在社区所题写的诗词标语,春节给乡村工厂书写春联,这些书法公益活动,程先生几乎一个不落的参加,无论酷暑还是严冬,这足以说明他是一个社会责任感极强的书法家,并十分乐意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服务于社会。

      中国书法自清代中期以后,随着帖学的衰微而碑学大兴,篆、隶、北碑,一路书风的昌炽一直持续到当代。虽然二十世纪以来,许多有识之士呼吁走碑帖兼融之路,但崇尚金石碑版苍茫浑朴的书风一直为人们所热衷。在这种环境氛围中,程先生则一直倾心于“二王”一路优美典雅的书法的研习,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就书法赏评而言,除了“苟非其人,难工不贵”之外,便是具体的可观感的笔墨形式。从总体看,程先生的书风可谓是以韵致见长,从其温文而雅的字里行间透出一股清新纯朴的韵致。

      古人谓文艺书画作品有“文野”之分,其实就是雅俗之别。“文”就是有文气、雅气、静气;“野”就是粗野、粗俗、粗陋等等。以程先生的书法论,虽然应属于前者。从作品看,我看重程先生的小行书、小行草。从文质彬彬的外貌上,显露出内在精神高雅的气质,绰约的风姿,娴静的义致,从而表现出一种“骨丰肉润 ,入妙通灵”的秀逸脱俗的境界。

      程先生的书法,从正统的“二王”一路上下求索,褚遂良、赵孟頫 、董其昌、文征明等,都是其营养的源泉,熔铸在他的笔下,形成了一种“不激不历,而风规自远”的书风,它们没有大开大阖的巨大反差,没有“重若崩云、轻如婵翼”的强烈对比,也没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苍茫壮观,而是一种洗尽铅华之后的素朴,是绚丽之极后的复归平淡,其儒雅清新的气息,清纯无华的韵致是空谷幽兰,历久弥香。程先生经常写李白的二句诗:“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即是中国文艺美的最高境界,也是他在书法上的毕生追求。有了这种追求,在他的笔下能不雅韵欲流?

      程先生是性情中人,因而也时常写些大草,因为大草最能抒发性情。记得一九九八年夏,我们同游香港。在游乐园里,一些惊险刺激的游戏项目程先生从不甘人后,年轻人尚心惊肉跳,而已过花甲之年的程先生内心对生活的炽热之情,可以见出他的性情中人之本色。他的热爱大草,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程先生的大草,依我看主要的力于怀素和董其昌。以上二家圆转柔韧的线条,如天马行空般的穿梭缠绕,“余音枭枭,不绝如缕”,造就了狂草书的两个高峰。程先生的草书,亦是“百练钢花为绕指柔”的线条,富有极强的张力和弹性,从而富有节奏和韵律,读之让人回味无穷。有时,情之所至,便恣意挥洒而“得意忘形”时,有清滑之嫌。虽如此,能“运其性情,形其哀乐”,则已足以!何必斤斤于绳墨而不敢越半步雷池?

      唐孙过庭《书谱》云:“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得平正,复追险绝;既得险绝,复归平正。通会之际,人书俱老”。在程先生的书作中,见不到那种故作警世骇俗的狂怪之作,他的作品已经到了一中之气平和的境界。而所谓“老”,也并非老态龙钟,老气横秋似的萧瑟和萧杀,而是一中充满朝气清气儒雅之气的天真烂漫,看程先生的书作,便能明显感受到这种气息。

      中国的封建社会等级森严,子以人贵,自古依然,而盛世有遗贤,自然也不是什麽怪事。程先生一生从事教育工作,没有十分显赫放入地位,且不喜夸耀张扬,更不喜争名逐利。因而其声名不能大显于世,他一直以“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心态应对当今的社会。然而,正是这种“超然物外”的高标,造就了今天程先生“骨丰肉润,入妙通灵”的书作,这岂又是那些投机专营,蝇营苟且之徒所可比拟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