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我愿硬笔书法伴我一生——刘书鸿

窗外下着小雨,我坐在自家二楼的阳台上喝茶,欣赏着当代书画名家送我的书画作品,心中品味着古人与今人书法信息的传承,自己这么多年学习书法的点滴往事,浮现眼前……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父亲没有什么文化,也不认识几个字,但父亲对我的学习一点也不马虎,要求还很严,总是让我多读书、写好字,希望我能成为一个有文化的人。父亲这种望子成龙的迫切心情,主要是受村里王叔叔的影响。王叔叔是一名小学教师,写得一手好字,只要村里有红白喜事或是出通知、写大字报,大伙儿都请王叔叔代劳。像王叔叔这样能教书,还能写字的人,在村民们眼中可是属于有文化的人,非常受大家尊敬,父亲也想让我成为王叔叔那样的人。周末,我一有时间就跑到王叔叔家玩,总是看到王叔叔在练毛笔字,为了不打扰他,我总是站在一旁静静地看他写,手里还跟着比划,有时候我也跟着照猫画虎地写,还把写的字拿给王叔叔看。
       农忙时候,父母习惯早起下地干活,为了不影响我上学,保证我的充足睡眠,父母都是轻手轻脚地离家,即使再忙再累,父亲也从来都不让我下地帮手。记得那时,我的同学当中有些人还是带着书包下地,一直忙到快上课了才放下手中的活,背上书包,跑向学校,放学了又直奔庄稼地,和他们比起来我真是太幸福了。我没有辜负父亲的良苦用心,每天放学回家,我总是快速完成家庭作业,然后就开始练字,在夜晚微弱的煤油灯下,常常写到深夜。冬天,双手冻的红肿,夏天,身体少不了被蚊子叮咬,可是我什么都不怕,因为我爱写字。  渐渐地,我的字写得有些模样了。从小学五年级起,每逢春节,我就为自家和邻居们写春联。由于我爱写字,又热心,得到不少邻居夸奖,父亲总是微笑地回应,我想他心里一定是满意的。
       真正带我走上硬笔书法求学之路的启蒙老师是我的初中语文老师陈有忠。我非常喜欢上陈老师的课,他的语文课非常有趣,板书也一流,在他的课上,我总是一边认真听讲,一边模仿他的笔迹记笔记。那段时间,我的字有了明显的进步。后来我才知道陈老师软硬兼施,在我们当地是小有名气的书法家。课下,我总是缠着陈老师给我讲有关书法的小知识点,陈老师知道我爱写字,总是耐心地为我讲解,指导我练习方法。当时正值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全国掀起了学习钢笔书法的热潮,陈老师鼓励我应开阔眼界,多向经典和书法界的高手学习,他还从家里带来一些书法碑帖和书法杂志借给我看。当时我阅读的第一本书法专业杂志就是《中国钢笔书法》杂志,里面有众多名家高手的作品,让我这个自以为是的学书菜鸟大开眼界,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留意到《中国钢笔书法》杂志的创刊地是杭州,我想杭州一定也是全国钢笔书法家交流的阵地,名家云集,有机会我一定要去那里看看。
      受陈老师的影响,我对硬笔书法的兴趣愈发浓烈,利用课余时间,我报名参加了郑州中华钢笔书法函授中心的学习,学费20元,我将父亲给我的一个月生活费都用于交学费了,身上没有钱了,也不敢再问家里要,每天只有吃从自家带来的馒头和咸菜。白天我认真上课,尽量利用每节课间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做家庭作业,放学回家就一心对照函授中心发给我的的教材练字,完成作品。庆幸的是,在学习期间,我受到了候登峰老师、张文海老师的细心指导,受益匪浅。通过这次学习我也体会到了苦在身上,甜在心里的感觉。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升入高中,课业变得繁重,但我对硬笔书法的兴趣却没有变淡。当我得知河南中原硬笔书法学院开班时,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缴纳70元学费后,我又过上了一口咸菜就一口馍的生活。那时河南中原硬笔书法学院的院长是叶殿迎老师,也是主讲老师,在学习期间,我曾数次写信向他求教,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回信,为我答疑解惑。叶老师还直言不讳地劝告我,学书是不能急功近利,急于求成的,要想写好硬笔书法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要以为能在一两次大赛中获奖就是书法家了,要正确认识自己,心态要稳,戒骄戒躁。学书的路还很长,不仅要有热情,还需要财力的支持,想成为一名专业的书法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叶老师的话让我铭记在心,每当我感到自己有些自我感觉良好时,我就会在心里回味这番话,来警醒鞭策自己。结业时,叶老师还专门为我题写了“书鸿同志是一位有理想有强烈事业心的人”,鼓励我写好字。这幅字,我至今珍藏,每次看到这幅字,都心存感激。
      中学毕业后,我没能如愿考上大学,带着怅然失落的心情,我回到了农村。父母在家种地,弟弟还在上学,我没能及时找到满意的工作,只好待在家里,让原本就经济困难的家庭更加拮据。没考上大学,让我对父母的付出心生愧疚,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从未下地干过农活的我,毅然扛起了锄头,挽起裤腿,走向田间,帮着父母一起劳作。一晃两年过去了,父亲见我似乎习惯了农民的生活,他着急了,在他眼中,我这个儿子是个读书的料,如今却满足于田间地头的生活,他不甘心。命运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不久村小学招代课老师,村干部是看着我长大的,知道我从小就爱读书,字写得好,是当代课老师的不二人选,他立马向学校举荐了我,我也凭着一技之长顺利当上代课老师。
      随着工作的稳定,我也结婚生子了,家庭人口增多,靠种几亩地和当代课老师的收入远不能维持生活。为了家庭和亲人,我决定出去闯闯,我和妻子商量,妻子给予我百分之百的信任和尊重,我想去哪里,她就随我去哪里。我选择了少年时向往的书法圣地——杭州。我们怀揣着仅有的800多元钱来到杭州,刚开始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我找了一份装修工作,白天接活赶工期,只有到了夜晚才是属于自己写字学习的静谧时光,只要拿起了笔写字,我就忘记了一天的疲劳,若是写出自己认为满意的作品,总会捧在手里自我欣赏一番。周末休息,我总是制造机会向名家请教,在这期间,我有幸拜望了当时在书坛辈分很高的姜东舒先生。第一次与姜老见面,他老人家还和我亲切握手,为我倒茶,鼓励我写好字,十分平易近人,一点儿都不摆架子。我是与吴身元老师一起去的,说来和吴身元老师相识,我是通过《中国钢笔书法》杂志上看到吴老师的联系地址,于是登门拜访,吴老师热情地接待了我,通过交流,吴老师告诉我要先读懂《书谱》,要用书法理论去指导技法,学习书法不能光写不想,用心自己去悟,才能写好字,我听后如醍醐灌顶。
       后来,我又在《中国钢笔书法》杂志编辑部见到过王正良等老师,还拜访过郦一平老师,受到他的指导。说来我与郦老师熟识,还是蛮有意思的。我很早以前就在杂志上关注郦老师了,他是第四届中国钢笔书法大赛一等奖获得者,软硬双栖,对书法理论也有研究。我很喜欢他的书风。当时我在杭州佳好佳上班,经常要到采荷装修工地去,郦老师在采荷双菱路有一家嘉艺广告公司,为了能与郦老师多见面,我还人为的制造了很多机会呢。我有事无事总是故意路过郦老师的广告公司,大概了解他什么时候会在,然后我就总是估摸着他在广告公司时,我就去偶遇他。郦老师很可亲,对我的请教总是客气的不得了,鼓励我多参赛,在实践中锻炼提高自己。接触多了,郦老师也会对我聊起他的经历,他和我一样出生在农村,少年时就喜爱书画,在杭州工作时,就是书法名家蒋北耿老师的学生,又受过书法理论家陈振濂老师的指导,这让我对他的努力多了一份敬重。后来我离开杭州,回到河南老家,郦老师还专门让我挑一幅他写的书作送给我,并与我合影留恋。前两年我去信联系郦老师告诉他,我成立了书法工作室,想请他为我题书法工作室名字,郦老师一口答应。一个星期后为我写好寄来,没收润笔费。这是郦老师对我这个河南硬笔书法爱好者最大最好的鼓舞,真是师恩情长,师恩如山,今生难忘。
      一次,我到一个同样爱好书法的老乡家玩,发现一件装裱在墙的隶书作品写得不错,我很是喜欢,便向老乡打听作者。老乡说作者就是我们家乡邻县的一个中学老师,名叫冯岽智,是一位隶书高手。我还问来了冯岽智老师的地址,回家后我就给他写了封信,他也迅速给我回了信,我发现冯老师不仅书法有功底,有传统,还有自己的见解。一来二去,我们聊得很投机,每个星期我们都要通两三封信,那种等信的心情真是盼星星盼月亮,我们互相倾诉在学书路上的快乐,分享彼此的心得感想,亦师亦友。冯老师分析当代一些获奖专业户的书写特点,又根据自己的书写水平,每种碑帖交叉临习,以柔克刚达到互补的功效,去掉自己的软弱之处,常觉心灵开窍。那段日子,我痴迷于隶书的临习。除此之外,我还经常和硬坛的名家高手书信交流,如湖南的肖望明,北京的李家原,河南的吴世栋,上海的任行志等,也得到了他们的指导和帮助。
      后来,我得知硬笔书法名家崔学路老师开办隶书函授班,我立马报了名。根据崔老师的教学方向,我临习了《曹全碑》《史晨碑》《礼器碑》《张迁碑》。崔老师主张向古人学习,先与古人合,再与古人分,因为古帖是中国几千年文化淘沙留存下来的精品。只有学好古人的东西,才能创造出好作品,融碑与帖一炉加上自己的感悟和对书法的感悟,打破常人的规矩重新组体,既有所出,又有自己,才是好作品。   
      打铁还需自身硬,为了检验自己的书写水平,我数次参加全国的书法比赛和展览,其中,在1994年烟台国际硬笔书法精品展中荣获银奖,书作入编《国际硬笔书法家大辞典》上卷,这是建国以来,硬笔书法界最权威的比赛之一。我的书法作品还多次在全国书法比赛中获等级奖,发表在专业刊物上,入编多种大赛作品集数次。此外,我还顺利加入了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河南省硬协、潢川县书协会员,个人的学书事迹在潢川县《花乡》杂志上刊登,并成为一所中学的书法特聘教师,并多次受邀去其他学校开办书法讲座。
     我钟爱硬笔书法,无论生活中遇到何种挫折和困难,我对硬笔书法仍然不离不弃,笔耕不辍。每天不写字,就感觉少了什么。经过这么多年的学书,生活的漂泊,我已在七年前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创办了自己的书法工作室,主要开展硬笔书法教学培训,坚守自己硬笔书法的理想。我努力着,快乐着,我愿硬笔书法伴我一生。

祝贺取得了好成绩。

TOP

返回列表